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

用绿色发展将“一带一路”建成命运共同体

2017年11月21日来源:《区域经济评论》2017年第6期    作者:陈晓东

尽管“一带一路”沿线各国社会制度不尽相同,历史文化也各有特色,但它们对“一带一路” 倡议的反应都非常热烈,并不断掀起合作热潮, 发展再次成为热议话题。“一带一路”沿线很多国家资源、能源十分丰富,但由于发展水平相对滞后,水资源严重短缺、空气污染治理压力以及生态环境保护等问题十分突出,面临着经济社会转型升级的困扰。推进“一带一路”建设中的政策沟通、民心相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 等“五通”的过程,是中国和沿线各国寻求共识和合作共赢的过程,也是沿线各国实现经济社会转型升级和绿色发展的过程,因此保护生态环境、实现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成为沿线各国共同关注的重要课题。

一、绿色发展是“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相互开放包容的基础

“一带一路”横跨亚欧非大陆,地质条件复杂,动植物种类繁多,人类活动频繁,导致生态系统具有敏感性、复杂性与多样性的特征。“一带一路”东西两端分别是经济快速发展的东亚经济圈和经济发达的欧洲经济圈,中间则是资源丰富而生态环境相对敏感的内陆腹地,水资源紧缺,常年处于干旱半干旱状态,森林覆盖率低于世界平均水平,生态环境十分脆弱,面临着生态环境破坏的风险。沿线很多国家发展阶段相对较低,经济社会发展方式还比较粗放,开发和利用自然资源的技术水平也有待提高,资源消耗量、单位GDP 能耗以及二氧化碳排放量均高于世界平均水平,生态破坏、环境污染、资源浪费等问题十分严重。因此,要保持“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生态环境和可持续发展,必须处理好经济发展与文化融合、社会责任与生态友好的关系。

以往走出去的个别中国企业,虽然通过项目建设促进了所在国的经济社会发展,提高了当地居民的生活水平,但由于对生态环境的保护不够,对社会责任的重视不够,导致一些国家与地区对这些企业的心情比较复杂,一些西方媒体认为中国在转移落后产能和污染,质疑中国提出“一带一路”倡议的真实目的。随着“一带一路” 建设的不断深入,中国必然会增加与沿线国家的经济交往,具体合作项目落地运营后也会对其能源、资源和生态环境产生一定影响。“一带一路” 沿线国家在促进经济社会发展、增加就业机会、提高居民收入、改善生活条件等方面愿望十分迫切,但如果我们在“一带一路”建设过程中不注重生态环境保护,给沿线国家生态环境造成新的污染,将会诱发环境风险与投资风险,影响“一带一路”建设的顺利实施。“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多为人类文明的发源地,历史文化厚重,许多城市见证与记载了相当多的重大历史事件与历史人物传奇,这些优秀历史文化与宗教传统及世俗习惯交织在一起,对沿线国家的内政和外交产生重要影响。因此,要实现“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绿色发展与可持续发展,决不能转移落后产能,决不能给所在国生态环境造成破坏,必须尊重与综合考虑沿线国家的历史传统、宗教文化、生态环境与人民期许,统筹协调短期利益和长期利益,真正实现文明在开放中发展、民族在融合中共存。

二、发挥市场决定性作用是实现绿色发展的核心

环境保护和生态友好是一个超越国界的全球性问题,需要世界各国的共同努力和实际行动。中国经过近70 年尤其是改革开放近40 年的发展,在摆脱物质极度匮乏与活力不足、获得巨大发展成就的同时也产生了一系列不平衡、不协调、不可持续问题。有鉴于此,中国下决心走可持续的绿色发展之路,这有助于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共同寻求经济增长与生态文明协调发展, 共同打造绿色“一带一路”。“一带一路”建设不是中国版的马歇尔计划,也不是中国对外援助项目,而是与沿线国家务实合作和共商、共建、共享的联动发展平台。需要强调的是,要推进绿色“一带一路”建设,实现可持续发展和互利共赢, 就必须以市场为纽带,充分发挥市场在开放合作中的决定性作用。沿线国家虽然国情不同,发展阶段也不一样,但拥有相同的发展目标,都希望经济社会不断进步,人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中国经济建设和改革创新的经验,可以为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提供有益借鉴,可以携手共同应对挑战,开辟联动发展、互利共赢的新道路。

沿线各国不仅需要加强宏观经济政策协调与发展战略对接,还需要发挥产业结构和资源禀赋的互补优势,形成完整的价值链,构建利益共同体。中国与沿线国家要立足各自发展阶段,抓住新产业革命的机遇,促进产业发展规划对接, 深入开展产业合作,不断推动创新发展。中国在落实好重大项目建设、加强国际产能与现代装备制造业合作的同时,要加强与沿线各国在人工智能、互联网技术等方面的合作,推动大数据、物联网、云计算、互联网、智慧城市的建设,努力打造网上丝绸之路。不断推进沿线国家科技进步,推动互联网与农业、工业、物流业等产业深度融合, 营造良好的创新创业环境,吸引创新人才,集聚创新资源。保持经济增长与保护生态环境是中国与沿线国家共同发展的基础和前提。我们要把重点放在推动基础设施互联互通上面,如推动跨国公路、跨国铁路、海上港口等基础设施建设。在“一带一路”建设过程中,我们要抓住世界新一轮能源结构调整的机遇,提高新能源技术, 鼓励使用可再生能源,为构建全球能源互联互通网络做出贡献。我们还要构建完善的“一带一路”绿色物流网络体系,为沿线国家商品贸易、资源流通提供物流服务。中国在与沿线各国合作发展的过程中,要以创新为动力,调结构,促转型,力争引领时代发展的潮流,加快新旧发展动力机制转换。沿线国家也应通过突破经济发展障碍,消除不合理的体制机制,激发市场和社会活力,实现更高质量、更加绿色、更抗风险、更可持续的增长。

“一带一路”合作投资建设项目是金融资本与产业资本相结合的产物,完善的海外投资金融服务体系是建设项目及时落地和顺利推进的关键,也是目前基础设施建设中的重大挑战。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相关国际组织机构开展了多种形式的金融合作,截至2017 5 月,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互联互通建设项目发放17 亿美元贷款,中国—中东欧金融控股有限公司的各项投资业务进展顺利,丝路基金有限责任公司的对外投资规模达40 亿美元。这些新型金融机制同传统多边金融机构形成了层次清晰、各有侧重、互为补充的“一带一路”金融合作网络体系。同时,我们还应加强与亚洲开发银行、金砖国家开发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和其他多边金融机构的合作,为建设绿色“一带一路”提供强大的市场化运作的金融支持与保障。

三、绿色发展是“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对世界和平与发展的共同责任

中国绿色“一带一路”倡议与全球经济社会转型升级的主题相契合,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可持续发展的要求相一致,打造利益共享、责任共担的命运共同体逐渐成为全球共识。古代丝绸之路在和平时期兴旺发达,遭遇战乱则迅速衰败。当前推进“一带一路”建设也离不开和平的发展环境。和平与发展是人类永恒的责任和主题,古代丝绸之路沿线很多地区曾经是人类发展历史上祥和与富足的地方,而如今却陷入了冲突、战争、动荡和恐怖的旋涡,这种现状必须得到改变。我们要努力构建合作共赢的新型国际关系,对话不对抗,结伴不结盟。“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要彼此尊重,平等对待,友好往来;要树立共同合作、综合持久的安全观念,营造共建、共享的安全格局;要化解冲突热点,坚持政治对话,协商解决;要斡旋调解危机,坚持公平正义;要推进反恐合作,标本兼治,加快消除贫困落后。随着世界多极化、经济全球化、文化多样化与社会信息化的深入发展,丛林法则与零和游戏已不符合时代逻辑和发展趋势,和平发展、合作共赢成为各国人民的共同呼声和强烈意愿。

“一带一路”建设不是对现有世界秩序的挑战,也不是另起炉灶重新建立世界新秩序,而是要推动沿线国家进行战略对接和优势互补,实现互利共赢。中国应积极对接“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提出的各项发展规划(如俄罗斯的欧亚经济联盟、蒙古的“发展之路”、英国的“英格兰北方经济中心”等),促进与沿线国家的协调发展。目前, 中国已同哈萨克斯坦、埃及、埃塞俄比亚、巴西等37 个国家签订了产能合作协议,同东盟、非盟、欧盟、拉共体等区域组织进行合作对接,开展机制化产能合作,并积极推进与有关国家开展第三方合作。中国愿意同世界各国分享在改革开放进程中积累的经济发展与社会治理的成功经验。中国推进绿色“一带一路”建设既不会重复地缘博弈的老路和干涉他国内政,也不会输出社会制度、价值观念和发展模式,而会积极推广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理念,由“一带一路” 沿线国家共同商量建设、共同分享成果,开创合作共赢的新模式,建设和谐共存的世界命运共同体。

 

分享到: